首页 > 资讯> 正文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俞建拖可持续发展必须要做整合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1-07-18 10:06:39 来源:新浪财经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俞建拖可持续发展必须要做整合

  中国普惠金融研究由院(CAFI)主办的2021中国社会责任投资国际论坛7月16日举行,此次论坛主题为“新发展可持续”。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俞建拖发表演讲。

  俞建拖表示,影响力投资和社会价值百科投资,他们有共性,都是为了建设更美好、更可持续的社会,但是更美好、更可持续的社会是非常大的靶子,社会价值百科投资是里面非常小的范围。

  他指出,可持续发展已经必须要做整合,这也是为什么ESG现在这个阶段整合能够引起广泛的共鸣,无论是在投资界还是政府监管这些方面。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俞建拖:谢谢詹总,因为收到日程的时候,我还在想为什么把我跟大家放在一起,当然我当时有一个猜测,是不是我们名字里面有一个基金会,可能大家会认为我们跟基金有关,但是我们基金会不做投资,我们募集资金但是我们募集资金主要做国家宏观层面的政策研究,基金会是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起设立的机构。

  我们每年3月份两会后在钓鱼台国宾馆召开基金发展论坛,但是我们基金会除了召开论坛,搭建国际国内国际企业和中国政府沟通对话桥梁之外,我们还有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智库研究,这是我们的本份。

  2015、2016年基金会和中国价值百科投资联盟我们一起做了中国第一份的社会价值百科投资报告,但是我们当时在纠结说,实际上说的是社会价值百科投资报告,我们在说如果从影响力,因为当时很担心会引起混淆,会变成我扩大自己的影响做一些事情,好像特别自立的动机,所以叫做社会价值百科。

  但是其实这么多年时间下来,觉得可能还是需要回到影响力投资这么一个概念框架。因为我觉得特别感谢我们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搭建了这么一个交流平台,非常好。

  我就发现这个过去困扰我们的一些核心的问题,因为我们中国人都说名正言顺,其实名就是概念,如果概念这里面有一些混淆和偏误的话,可能会对后续发展很不利。

  如何看我们论坛的名称,中文是社会责任投资和它的英文名字,这里面就有一个匹配偏差,因为影响力投资在国际上它是有非常明确针对对象,它是为了解决特定的问题而设立,并且需要追求可量化的社会环境和发展方面的这些积极的正向的影响,它的投资产品的设计和模式的设计是基于这种可量化的影响进行的。

  影响力投资和社会价值百科投资,他们有共性,都是为了建设更美好、更可持续的社会,但是更美好、更可持续的社会是非常大的靶子,但是社会价值百科投资是里面非常小的范围,我们今天大家讨论了很多,介绍了很多,更多的实际上是一个更宽泛的,我们怎么样帮助建设一个更可持续、更美好社会的大的靶子。

  所以这两个是有明确的区分,说到ESG我们上午也有同事说ESG已经研究了指数工作已经研究了40多年,但是实际上这话对也不对,一方面我们会看到,如果说它已经做了那么久,我们可以看,从PRI原则出台以来到现在,各家公司签署社会责任投资原则,才多少年。

  一开始签署的机构也就才九家,所以我们不能很往外推,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发现,ESG的发展又不是无人支持,如果我们看里面涉及了E方面,从60年代开始,可持续发展一直到90年代可持续发展大会,到现在一点一点过来,对可持续发展的追求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然后从70、80年代以来,我们做的企业社会责任CSR的市场潮流,它的实践已经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还有包括公司治理这样的理念和实践,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一直到框架成形到80、90年代还有2000年初爆发的事情,所以这些是有多重思想原理。

  还有开始做小而新的模式到现在,然后也是跟80年代全球在市场上去福利化,在市场化的浪潮过程中,用可持续的方式,商业可持续的手段解决社会问题、提供社会公共服务,这样一种理念到了今天,所以它是多重思潮到了现在的状况,形成的结果。

  所以我们会看到似曾相识,但是过去的那些实践,严格意义来说不能叫ESG实践,它有我们所ESG关心的元素,但是并不叫ESG,但是ESG为什么提出来到了今天能够被15年的时间成为了全球性的主流,因为它有几个方面的优势:

  1)它非常简单直观把社会过去这些年关心,并且非常容易观察感受得到的要素提出来,我们整合在一起,它是一个可以说,把一个问题的联合是一个观念的联合,这样的话它就有了包容性,它在指引我们投资、指引我们发展的时候就具有了非常明确的指向性,所以这是它的一些内在的好的特点。

  但是我们也要说它是暂时可用的工具,它对我们提供了对于我们当前很多方面提供了低成本可以进入的,包括金融机构各个部门、学术界、政府相关的部门,刚才我们孙总提到的生态体系里面,各方一个谁都能进得了,谁都能有所贡献,所以大家团结在ESG的框架下面,所以这是我们ESG能够现在不断发展壮大的原因。

  另外一个国际上对可持续发展的理念也有完全的突破,因为过去我们说到可持续发展,我们最关心资源、环境污染的排放,关心生态体系,但是从我们开始MDD结束开始制定SDG的时候,经过3、5年,中间全球几千家的NGO组织,几千家的政府部门、机构又包括上十万人的专家团队的投入讨论,大家都认为现在我们说的可持续发展已经不是简单的就是一个生态和环境的概念,而是说经济的可持续、社会的可持续和生态环境的可持续是一体的。

  所以可持续发展已经是必须要做整合,这也是为什么ESG现在这个阶段整合能够有现在这么引起大家的注重广泛的共鸣,无论是在投资界还是政府监管这些方面学术界的方面大家找到了一个共识。这是我觉得是一个进步和它有影响力的地方,但是我们千万也不要忘记,就是说它是暂时现在一个称手的工具,但是并不一定是完美的工具。

  我们并不能指望ESG或者影响力投资解决一切的问题,这是我觉得首先要指出来,另外ESG内在我也不是很同意国外ESG各方面已经很成熟,国内很落后,国内也在做,有差距,但是差距也并不是想得那么大,不论在国内还是国际,ESG逻辑框架背后的一些,它有联合的必要性,但是背后的内在逻辑冲突有些理论上的问题并没有解决。

  当E的维度和社会发展的维度之间发生了矛盾怎么办,我们今天就会面临这么一个非常直观的选择,比如说我们都要大家都在追求低碳的目标,都在追求可持续的减碳、减排,但是另一方面,我们所有的碳排和人的生产活动相关、人类生活的福祉相关。

  所以我们在这里面,我刚才特别欣赏孙总在这里面提到,我们不仅仅把碳的排放,因为我们人作为一个有机的生物,我们所有的东西碳是最基本的构成,碳本身不是罪恶,我觉得这里面要明确,并且我们生活好的高质量的生活还是需要碳支撑,但是我们过多的碳不是一件好事情,所以我们需要控制、引导。

  所以在这里面过程中,抱着一种真正以人的发展、以人全面发展为指向的这么一个兼顾环境、社会周期等等层面,所以要解决这种内在逻辑的冲突,我觉得这里面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今天并没有完成,所以这是我觉得下一步还要继续做。

  还有一个我们ESG它是一种指引原则,然后它所能覆盖的东西和它所不能覆盖的东西都有很多,就是我们经常会看到,它覆盖的东西就是冰山上我们能看得见的一部分,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对投资界说ESG的时候,因为我们对经济利益的追求是内在包含于里面,我们说ESG里面说到G的时候,我们说的是公司治理。

  但是实际上公司治理又是嵌入于社会整体治理里面,但是有很多的东西我们没办法完全通过ESG的评价覆盖社会发展里面的需求,所以我们要认识到它作为工具的有限性。

  但是现在就是说还是有,我们认识到不足要积极的实践,改进它,所以这里面还是要倡导几个联合,一方面就是说ESG的概念要联合,我觉得大家能够聚集在一起讨论这个问题就很有必要。

  第二方法上面要有联合,ESG还不是那么完美,还需要继续前进。再一个群体要联合,这里面各个参与方大家各自做好自己努力的贡献。

  影响力投资是和ESG密不可分的,就是他们两个就像我刚刚一开始介绍它是不同的东西,但是另一方面如果ESG发展得好,它更多的关于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的信息被收集、被处理、被披露,然后这些它的影响被发现,我们未来做影响力投资你就有了坚实的基础,但是现在我可以说,ESG的大潮已经到来了,但是影响力投资的高潮还没有到来,但是我们期待这两个之间是能够形成一种非常积极的互动,相互支持的这么一个关系。我就补充说这些,谢谢。

  俞建拖:讲一段话但是简短,第一个我想说ESG和影响力投资的区别是很重要的,然后这个区别不光是在概念本质上面,在ESG发展阶段上面,所以影响力投资现在革命尚未成功,需要继续努力,但是ESG我们正好在潮流、潮头上,这是第一个。

  第二在ESG里面我同意孙总的观点,现在拖后腿的是政府,所以政府要在政策和制度上面要捅破窗户纸,把ESG的框架联合提出来,比如说想强调社会责任或者单一维度强调它,因为三者的联合是有意义并且有明确的政策含义,对后面的可持续发展是有重要影响的,这是第二个。

  第三ESG作为一个投资的标的在统计上是非常容易形成泡沫的,因为ESG原则去管的资金规模不等于你创造实实在在ESG影响的投资规模,这两个有区别,所以要警惕在这里面ESG投资的概念上的泡沫化和要警惕未来可能出现的由劣弊驱逐良弊的可能性,这是我的一个点。

牛市来了?如何快速上车,金牌投顾服务免费送>>

责任编辑:潘翘楚

原标题: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俞建拖可持续发展必须要做整合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如若转载,请联系我们!

本网站转载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推荐阅读